美国金融严监管放松 多方提示金融风险犹存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14 10:06

美国金融严监管放松 多方提示金融风险犹存

2018-09-14 07:56来源:全景网公司/监管/银行

原标题:美国金融严监管放松 多方提示金融风险犹存

  本报记者 张涵 北京报道

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倒闭,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并且迅速蔓延到全球。

这场对几亿人影响深远的危机却推动了迄今为止全球最为严厉的金融监管改革:以美国为首的欧美各国出台了一系列法案来规范金融机构的行为,并给予政府最大程度干预银行的权力;通过全面禁止接受保险的银行及其附属机构进行自营交易的沃尔克规则,成为了金融监管史上的一大壮举。

十年之后的今日,对很多人来说,危机的痛苦已经成为了久远的历史:在一系列的去杠杆措施后,美国银行的资本和杠杆比率大幅提高;美国家庭债务占收入之比下降,贷款标准大幅改善;美国经济增速恢复,而纳斯达克在内的三大股指更是屡创新高。

经济的整体向好与机构的基本健康使得市场主体和监管者开始“蠢蠢欲动”;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政府接连通过了一系列金融监管放松的立法:在修改给予国会更多干预银行权力的《多德-弗兰克法案》后,特朗普成功推动《促进经济增长、放松监管要求、保护消费者权益法案》;目前,在特朗普的推动下,沃尔克规则正面临着被更改的可能。

但就在金融危机十周年之际,同时也是沃尔克规则去留之际的关键时刻,越来越多的声音呼吁放松金融监管的危险之处。上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发出警示称,全球金融体系爆发危机10年后的今天,金融监管再次走向宽松,加大了潜在的风险。

“也许最令人担忧的是,政策制定者正面临着来自行业的巨大压力,后者要求回归危机爆发前的监管规定。”拉加德指出,危机前有很多警示信号,包括较低的贷款标准以及过度依赖短期融资等。

当年曾在一线处理金融危机的“救市三人组”,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Ben S. Bernanke),前财政部长盖特纳(Timothy F. Geithner)和前财政部长保尔森(Henry M. Paulson Jr.)也在9月初的《纽约时报》上撰文表示,国会对监管机构管理金融部门的授权,尽管是最不受欢迎的,但却是最必要的;而对监管的抵抗将使得经济付出更大的成本。

接连放松金融监管

仅仅上任13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开启了美国金融危机后最大的监管洗牌。

2017年2月,特朗普签署一份行政命令和一份总统备忘录,要求对美国金融监管的法律和法规进行全面审查,并表示将推动全面修订美国史上最严厉的银行监管法案《多德-弗兰克法案》。

法案核心规定了银行须实施更为严格的资本充足率、每年对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大银行进行压力测试、成立消费者金融保护局等多项增强监管的措施。

出乎很多人意料,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后,美国的金融监管放松可谓势如破竹:2017年6月,共和党占绝对多数的众议院表决通过《CHOICE法案》,该法案对《多德-弗兰克法案》进行一系列修改,包括撤销沃尔克规则,不再为华尔街从业人员设置奖金限额等。

2018年5月,特朗普终于成功推动《促进经济增长、放松监管要求、保护消费者权益法案》的签署。这是自2010年至今美国最大的金融监管改革,对《多德-弗兰克法案》进行了修订。

改革主要聚焦于放松对美国社区银行、信用社、地区银行的金融监管,激发中小银行活力。其中减轻小型银行监管负担的措施主要包括简化资本充足率考量方法、允许更多银行接受互助存款等等。

尽管看似积极,但很多人认为上述松绑将会极大增加风险。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哈佛大学教授哈特(Oliver Hart)认为, 金融监管不能放松,因为金融危机发生的根本原因目前仍未被研究清楚。

“直到现在为止,经济学界似乎仍未弄明白30年代美国经济大衰退发生的原因、传导的机制等。”他说,“因此倘若监管不到位,银行和金融机构在危机发生的时候很可能会泥沙俱下、一损俱损。”

沃尔克规则之外

而金融危机十周年后的此刻,曾终结银行自营业务的沃尔克规则的去留进入了关键时刻。

作为《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关键部分,沃尔克规则禁止接受存款保险的机构、银行控股公司以及附属机构,通过自身账户从事和任何证券、衍生品以及其他金融工具相关的短期自营交易。该规则在2014年的生效直接促成了摩根大通和高盛等相继关停自营业务。

重用华尔街内阁的特朗普自然受到了有关放松监管的激烈游说。

今年6月,美联储宣布欲重新修订沃尔克规则,放松对特定中小银行自营交易的限制。上周,美联储理事会、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美国货币监理署等关键监管机构表示,在设定了9月17日提交申请的最后期限后,公众现在将有时间在10月17日之前对此事进行权衡。

伯南克、盖特纳和保尔森表示,尽管当前美国的银行系统要比2008年强大得多,但是他们也看到了美国应对突发危机的机制还存在着一些薄弱点。在后危机时代的改革中,国会剥夺了针对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美联储和财政部的一些金融监管最有力的工具。

他们表示,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改变,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再也不能像危机时那样为银行的债务提供担保,美联储的紧急贷款能力受到限制,财政部也不能像以往那样对货币市场基金作出担保。

此外,财政赤字和债务扩大是一个更严重的问题。这意味着政府提振需求的空间比上次危机更少。数据显示,美国目前由公众持有的联邦债务相当于GDP的77%,是2007年的两倍。

“我们需要确保未来一代金融"消防员"拥有必要的应急能力,防止下一次着火演变成一场熊熊大火。我们必须抵制那些消除安全措施的呼声。” 伯南克、盖特纳和保尔森在文章中表示。

(编辑:杨志锦,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yangzj@21jingji.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